標籤: 白眼鏡貓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 白眼鏡貓-第二百零六章 莫德凱撒的不祥預感鑒賞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莫德凯撒觉得最近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
先不说自己把那个自己和乐芙兰认定的那个勇者拉近冥界的想法落空了,就说他被那个奇怪的白胡子老头按了那么一下之后,他就开始一连串的迫害了。
他复活了!
而且是好几次!
每一次复活,来送人离开的千珏就兴奋地跑到他身边,用弓箭射他,用牙咬他。将他再次送进死亡的深渊当中,让他在自己的国度当中再度重生。
但这并不是结束。
最可恨的是每一次自己死亡,自己留下的一个后手就会在一阵白光的包裹当中被激活,然后自己再次在冥界当中复活,再一次看到那个杀了自己好几次的千珏……
他复活了多少次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有几次复活的时候他看到那个羊灵正在把自己的脑袋当做球丢出去,让那个漆黑的狼灵去接,又或者拿自己的骨头去喂那只该死的狼灵。
等到这个折磨终于结束了之后,自己的留下的复活的手段也几乎被破坏干净了,只有少部分的还能够幸存,并没有被那个老头发现,而自己精心建立的城堡,也在自己和千珏的战斗当中破坏了一大半了。
这种事他其实也不想的,这个城堡是自己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一砖一瓦都是自己亲手捏出来的,甚至每一块砖瓦的缝隙都是自己用那些低贱的灵魂作为补料,然后一锤子一锤子砸没的。但就是因为自己不断的复活和重生,并且和千珏争斗而毁了大半!
这样的挫败在千年当中再也没有第二次了!而当狂怒的莫德凯撒又开始建造自己的要塞,并且指挥自己的那些奴仆们进行建设工作的时候……
“啊,破坏的真严重啊。”
满头白发,带着一顶奇怪帽子的老头一边啃着香蕉,一边看着正热火朝天的在那里基建的死灵士兵们忍不住的点头,并且摇晃的双腿还在不断的刺激着莫德凯撒早就已经不存在的神经,让他随时可能用自己手中的钉锤夜陨狠狠的砸在他的脑门上。
那个白胡子老头又来了。
莫德凯撒努力的让自己装作自己看不到这个混账东西,毕竟他的后手都快被这个白胡子老头激活完了,他也隐隐约约的猜到了这个白胡子老头的力量是什么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愛下-第二百零六章 莫德凱撒的不祥預感閲讀
时间。
他看的很清楚,自己留下来的那些复活自己的东西并不是直接被激活的,而是突然出现了一些秉持着自己意志,又或者按照自己留下的书籍和记载来召唤自己的。是完全按照完整和正确的流程来复活自己的。不管那些复活自己的仪式需要什么样的天象,什么样的材料,什么样的人。在那一阵白光当中都会出现,并且完美的满足仪式的需要。
甚至他还在那阵白光当中看到了一份写着未来日期的报纸!以及早就召唤过自己一次,现在正在自己手底下干活的法师!
这样的力量他只能够想到时间了,而贸然和一个能够肆意扭曲时间作对,就算他现在是实打实的冥界之神,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只是他决定不理这个瘟神,但是写作基兰,读作瘟神的人却看向了他,并且对他挑衅一样的伸出了两根手指。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戳爆你的眼睛啊!”
夜陨差一点就……
爱不释手的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零六章 莫德凱撒的不祥預感熱推
……就没砸出去。
抬起自己巨大的钉锤,已经变得和自己城堡一样高的莫德凯撒看着那个在自己的锤子下变成一滩肉泥的白胡子老头,心里的快意一闪而逝。但是马上他就看到自己的前方突然又多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并且这个老头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你敢打我?你不知道整个瓦罗兰除了心眼比细菌都小的奥利瑞安·索尔,就属我基……瑞兹的心眼最小吗?那个叫做艾克的小子用时间转换器偷看女孩子裙底都被我举报了,你打了我你还想走?!我给你说今天这事没完!”
莫得凯撒沉默的看着如同撒泼一样的那个白胡子,自称瑞兹的家伙,等到对方向着自己吐口水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了。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txt-第二百零六章 莫德凱撒的不祥預感展示
因为他认识瑞兹,只是瑞兹不认识他而已。他也对世界符文有所企图,只是瑞兹的力量太过庞大,而且还掌握着许多的世界符文,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而已。
“我看你只是单纯的来找我茬的吧?”
于是,基兰的动作瞬间僵硬了下来。然后莫德凯撒就看到他猛地从虚空当中一拽,拽出了一个仿佛拙劣的木偶一样的存在,并且把这个长得和木偶一样,但却不断发出奇妙声音的人推向了自己。
“巴德,这个丑八怪他得罪我了!你快打他!别啰嗦了,快动手!”
莫德凯撒戒备的看着这个新出现的家伙,他再次挥动了自己的钉锤,但是只见到那个仿佛人偶一样的东西只是挥了一下手,一团金色的光芒就砸在了他手中的钉锤上。他用出的千钧巨力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而他手中的夜陨更是变成了一根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大棒子,死死的停在虚空当中,一点动弹的意思都没。
然后,直到那个叫做巴德的人偶就拉着叫做那个自称瑞兹的混蛋通过一个金色的通道离开了他钉锤的轰击范围,并且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莫德凯撒手中的夜陨才恢复了正常,并且狠狠的砸在了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而反弹回来的巨力,却让这把战锤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并且断绝了一瞬间的联系。
瞬间,整个冥界的死灵士兵们都看向了莫德凯撒的方向,他们的眼睛当中闪耀着仇恨的味道。而莫德凯撒匆忙捡起自己的钉锤,重新掌控这些死灵的一瞬间,那些死灵才重新变成了他衷心的臣子。
然而,还是有好几个强大的灵魂趁着这短短的一瞬间脱离了他的掌控和威胁,正在符文之地和冥界给自己捣乱!
他还来不及愤怒,他就看到那个白胡子的家伙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世界,并在消失之前挥动了自己的手,在自己的城市的上空挥出了一片的光幕,显现出被自己和千珏摧毁之前的堡垒和士兵。而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在这个时候传到了他的内心,让他明白又是那个在弗雷尔卓德居住的寒冰婊子在窥探冥界。
不过她所看到的冥界很明显是全盛的冥界,而不是现在残破的冥界和虚弱的自己,所以他并不用担心那个女巫敢在这个时候下来对他的国度做些什么。
只是……
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安。

精品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起點-第二百零一章 奇妙的命運看書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啊哈,有一个充满了痛苦的人,原来是瑞兹啊……不,你的痛苦怎么减少了?!难道说……”
伊芙琳是真的很惊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享用一份勉强算是不错的餐点的时候,遇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餐,一个只是存在着就不断的产生痛苦,并且看上去永远都无法挣脱出来的人。
瑞兹。
她从有意识开市起,瑞兹就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了,因为瑞兹永远都是那么的痛苦,并且他的痛苦永远都不会变得麻木,可以说在那些凡人当中,她想要不注意到瑞兹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也和瑞兹接触了很多次了,有时候瑞兹能够察觉到她,有时候又因为他内心当中的软弱而短暂的没有察觉到她,让她获得了更大的痛苦。甚至说在瑞兹辛苦追寻的那段岁月里,伊芙琳可以说是被迫的全程旁观和参与了。
她甚至还记得瑞兹没有变成紫色的时候的样子,以及变成紫色的之后,她现在正在用的这个东西,得到了怎么样的性能上的提升。
而且出来的是她无法品味的魔法能量和闪电这一点,也让她十分的在意。
当然了,她大多时候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影响瑞兹的梦境而已,将自己的真身暴露在一个精通符文魔法的大法师面前,她还没傻到那个地步。
“闭嘴!然后去死吧!”
瑞兹看到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能够杀死的那个恶魔,他的内心的怒火就一阵的高涨,因为每当伊芙琳出现,就会有一大批凡人内心的恶魔被这个恶魔所吸引出来,然后那些原本能够过上平静生活的人,就会因为伊芙琳的原因而直接让他们的家庭破碎,并且痛苦的死去。
尽管说这是因为他们自身的欲望所导致的,但是如果没有伊芙琳的话,他们当中大部分在这方面上犯的错误,也不会让他们搭上自己和全家的生命。
他以前无能为力,因为伊芙琳可以说是不死的,她是痛苦当中诞生的生命,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着痛苦,她就不会死亡。和李珂曾经遇到的费德提克一样,只能够暂时性的退治它们,但却无法将他们彻底的杀死。
而瑞兹以前力量还不太够的时候,自然没办法追杀神出鬼没的伊芙琳,也更别说救那些因为伊芙琳而堕落的家伙了。所以他一直都很讨厌伊芙琳,因为她一直都在把还有救的人推向彻底没救的深渊,并且杀了他们。
而且现在的伊芙琳因为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恐惧当中感觉到了痛苦,所以她的力量前所未有的旺盛了起来。如果是以前的瑞兹的话,就会当场把自己传送走,避免这个麻烦的东西盯上自己,盯上能够带给更多人痛苦的世界符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于是在伊芙琳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瑞兹直接在手中汇聚了一团符文能量,然后发射了出去。来自这个世界最原始,也最强大的力量在伊芙琳反应过来之前就贯穿了她的身体,然后在她愕然的表情当中,她所创造出的这个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团光点,然后彻底的消散了。
但她还没死,强烈的痛苦让她回归世界的一瞬间就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并且看清了现在的瑞兹,这个内心当中的痛苦正在不断的消失的瑞兹。她没有再贸然在物质世界现出自己的形体,因为那只会让瑞兹再一次杀死自己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身体,消耗自己大量的力量。
她的意志缠绕到了瑞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绕开了那些和世界符文所占据的地方,仔细的观察着瑞兹。
然后她就更加的惊讶了,因为她发现瑞兹的恐惧也消失了!
他不再害怕死亡,不再恐惧未来,不再因为这些感觉到痛苦。这样强烈的反差让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那个存活了数千年的法师,而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新生儿!
瑞兹理都没理伊芙琳的意识,没了身体的她不会再有什么威胁。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别的事情,因为千百年了,他终于不用再顾忌世界符文的力量所造成的危害,可以尽情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自己遇上的人了。而且虽然伊芙琳的出身也和世界符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她终究不是奥恩那种生命,并不能够和世界符文相提并论。
尽管她其实也是一个世界符文,只不过还没有成型而已。
“你叫什么?”
瑞兹有些喘气,这不是使用力量而感觉到的疲惫,而是约束世界符文的力量而感觉到的疲惫,世界符文因为他束缚它们的力量而感觉到了极大的不满,所以它们开始了暴动,而瑞兹受到的蛊惑也在这一刻达到了一个峰值。
所以他必须和自己身边惊恐的女孩说话,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我……我叫薇恩,那个,你能够救救我的父亲和母亲吗?摆脱了!如果您是个魔法师的话!请您帮帮他们吧!”
女孩有些恐惧的看着站在她面前,浑身上下溢散着强大力量的紫皮人,但是她还是坚强的开口说话,并且担心的看着自己躺在地上,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父母。
而尽管是因为魔法才让自己家变成这样的,但也正是这个浑身上下充斥着魔法的人救了他们一家,所以小女孩努力的克服自己受到的魔法师都是该死的东西的家庭教育,还有德玛西亚这个社会灌输给她的思想,有些胆怯的看着想要转身离开的瑞兹,祈求了出来。
“哈?让我用魔法救人?这话从德玛西亚人的口中说出来可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瑞兹愣了一下,然后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不需要在克制力量,反而要不断的使用强大的力量让李珂慢慢发现自己。所以他马上将自己的手对准了名叫薇恩的女孩的父母,从恕瑞玛拿回的生命符文的力量亮起,将那两个被伊芙琳开膛破肚的人类从千珏的手中拉了回来。
但是,世界符文的影响也在这一刻浮现,这个女孩原本的命运轨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让他忍不住的愣在了原地。
“谢谢你!谢谢你!”
薇恩欣喜的哭了出来,扑到了自己父母的怀里。而瑞兹则是沉默的抿起了嘴唇,看向了这个在原本的命运当中会因为伊芙琳杀死了她的父母,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泯灭人性,能够因为自己的老师用魔法救了自己,就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老师,又或者说是养母的恶魔。
“命运真奇妙,不是么?”
就在此刻,伊芙琳的声音也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