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蜀漢之莊稼漢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ptt-第0956章 以命博富貴鑒賞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一般妇人,自然是当不起夫人的称呼。
当然,若是换作普通妇人,也没资格能被羊衜称为夫人。
羊衜唤眼前的妇人为夫人,乃是有意为之,没想到却是碰了一鼻子灰,当下就不禁有些讪讪。
眼前这位妇人虽是庶人之妻,但出身却是端的不凡,因为她姓习,而且是荆州习。
荆州习氏,宗族富盛,世为乡豪。
季汉有习承业、习珍、习祯,吴国有习温、习宇,魏国有习授,皆出于此氏,分侍三国,标准的世家作风。
习娘子的父亲习竺,虽比不过出仕三国的习氏族人,但也同样是被时人称为“才气锋爽”。
她从小就随自家大人识文断字,见识不俗。
至于为何望族之女,如今却成了庶人之妻,这其中却是与羊衜有不小的关系。
所以习娘子见到羊衜,没有拿扫把打人,仅仅是面上有不愉之色,就已经算得上是涵养过人:
“羊君到此,可是有事?”
羊衜咳了一声,看了一眼妇人身后的小院,然后略有踌躇地说道:
“吾此行过来,乃是欲与李郎君一叙。”
“哦——”妇人拉长了声音,眼中露出警惕之色,“我家阿郎不在。”
羊衜一听,顿时有些着急:
“那不知李郎君去了何处?”
妇人避而不答这个问题,反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羊衜:
“羊君好歹也是太子宾客,上门拜访,都是这等礼节的么?”
“妾怎么不知,我李家与羊君的关系,竟是亲密如斯?”
羊衜一听,不禁有些讪讪,连忙拱手行礼:
“是吾失礼了。”
然后从怀里摸出拜帖送上,又示意随行的从人送上礼单:
“吾此次过来,实是事有所急,所以有些过于冒昧了,还望习娘子见谅。”
看到羊衜居然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妇人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吾一介妇人,如何当得起羊君这般礼待?我家阿郎,一大早就下地干活去了,若是羊君有事,不妨稍作等候,吾这就去叫他回来。”
“不用不用。”羊衜连忙说道,“习娘子只管告知李郎君在哪个方向,某自行前去即可。”
妇人笑道:
“乡野之处,道路难行,羊君怕是难寻到彼处。”
羊衜知道眼前这位妇人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所以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当下就老实地交待道:
“不敢瞒习娘子,某此次前来,乃是有事求李郎君,不亲自前往,何以显诚心?”
习娘子闻言,目光落到羊衜身后的厚礼上,若有所思。
她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转头叫唤道:
“大郎。”
“阿母。”
屋子里立刻飞奔出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妇人摸了摸孩子的头:“这是你家大人的故人羊叔,快与羊叔见礼。”
孩童衣着虽是陈旧,但却甚是整洁,很听话地上前行礼:
“见过羊叔。”
“都这么大了,这一路着急赶过来,一时竟是没有准备见面礼。”
羊衜有些歉意地说道。
“无妨,乡野之地,哪来那么多规矩。”
习娘子说道,“就让大郎带羊君前往吧。”
羊衜连忙道谢。
他先是让下人把礼物送入院子内,然后这才跟在孩童后面,向村外走去。
村头的田地里,李家的男主人站在田间,指使着几个庄户给自家的庄稼地拔草。
甚至还时不时弯下腰,亲自上手。
“大人,有人来找你了。”
孩童带着羊衜走到地头,双手合在嘴边,大声叫道。
蹲在田地间的男子听到自家孩子的声音,起身抬头看去,待他看清站在自己孩子身后的人时,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但见他哈哈一笑,把手里的杂草扔到田埂边,脚下不停,连溅起的泥水也顾不得了。
走到一半时,他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在田埂边的小溪里洗净了手脚,这才再次起身,走到羊衜面前,行礼道:
“羊君怎会到此?”
“自是特来见汝。”
男子一听,又惊又喜地说道:
“羊君为何不提前派人前来说一声?家里简陋,一时没有什么准备,只怕是要怠慢了羊君。”
羊衜早已没了在李家女主人面前的拘谨,爽朗一笑:
“无妨无妨,我过来之前,已自行准备好酒肉,送至汝家,此时汝家娘子,怕是已经烧上饭菜了。”
男子听到这番话,脸上不禁有些惭愧之色:
“家中贫寒,让羊君见笑了。”
羊衜摇了摇头,含笑道:
“如今你家中有田有地,有妻有子,难道还比不过吾初见你的时候?何来见笑一说?”
男子听了,感激道:
“此皆是羊君所赐耳。”
“吾当年评语,不过实话实说耳,你能有后面的际遇,乃是自取,何来吾赐之说?”
“不然,若无羊君,何来吾之今日,怕是仍求温饱而不可得也,羊君之恩,衡没齿难忘。”
李衡却仍是执意拜谢。
前些年荆州粮食不足,陆逊于是上书,请求屯田。
孙权自然是应了下来,甚至还把给自己拉车的八头牛分拉四犁,以示以身作则之意。
李衡本是荆州军户,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侥幸由军户转成庶民,并且被迁到了武昌。
羊衜识人之明的名声由来以久,李衡被迁到武昌后,不顾自己身份低微,亲自前往拜访羊衜。
羊衜听到有这么一个庶民前来让自己品评,意外之余,竟也接见了对方。
哪知一见之下,他更是出乎意料地给了李衡一个相当高的评价,断言其才在乱世之中,可官至尚书郎。
习竺得知这番评价后,本着对羊衜的信任,于是就把自己的女儿习英习嫁给李衡,甚至还陪嫁了一部分田地。
原本应该是世代当兵卒的李衡,借了吴国广开田地的契机,才脱了军户的身份,入了民籍,又立马有人主动送钱送田送女人,简直不要太爽。
所以他对羊衜感激,那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随着孙权称帝后,迁都建业,再过两年,太子也跟着跑去了建业,作为东宫宾客的羊衜,自然是要随行。
按理说,李衡也算是大翻身,即便不能当官,那也知足了。
唯独是苦了一个人,那就是被强塞过来的习娘子。
她本是被自家大人哄着骗着嫁过来,因为大人跟她说,自家这一支想要再进一步,可就是靠这个女婿了。
在外人看来,身为望族的习氏自然是风光无限。
但望族也有望族的难处,毕竟宗族太大,就会有许多分支。
习竺被人称为“才气锋爽”,但能被名门望族推出来的子弟,哪一个不比绝大多数人有才气?
再加上这年头,正逢乱世,人主最需要的,不是治世之谋,就是领军之能。
才气这种东西,反而是排在了最后。
当然啦,若是身负治世之谋和领军之能的同时,还能有过人的才气,那自是最完美不过。
比如蜀国的冯文和,啊,不是,是冯明文。
若是只有才气拿得出手,那就看看魏国的曹植。
何况曹植的才气那可是天下公认的,最后落个什么待遇,一目了然。
最重要的是,荆州乃四战之地,魏国走了蜀国来,蜀国败了吴国来,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流作主荆州地。
习氏最顶尖的人才,在这些年里,基本都已经在三国出仕。
反倒是像习竺这种的,虽有才气,但又比不过那些天下知名的学者。
如蜀国的向朗、魏国的陈琳、吴国的张纮等,哪一个的学问不是顶尖?
文武皆不就,单以学问论,又做不到天下知名。
所以在这乱世里,反而是没有合适的地位。
连带着他这一脉,也渐渐地落后于那些出仕三国的同族。
小家族想要晋身大家族,大家族想要维持自身的地位。
最直接的办法有两个。
一个是推出足够出色的人才出仕,当代言人。
一个是联姻,强强联合。
至于习竺这种,则是两者混合:用联姻的方式拉拢人才。
只是习英习嫁过来这些年,左盼右望,孩子都能烧水做饭了,李衡仍是个田舍郎。
说好的可官至尚书郎呢?
所以在见到羊衜时,她自然是冒了一肚子火。
不过她终究是大家闺秀出身,虽然看不惯羊衜,但仍是不失礼节。
但见她亲自下厨,煮饭烧菜,又把厅堂收拾干净,留给自家阿郎与羊衜畅谈。
直至日头偏西,准备落下山头,羊衜拒绝了李衡的再三挽留,坐上牛车,驶回城里。
略有醺意的李衡回到内屋,看到正坐在榻前面容沉静的习英习,酒意就立马醒了一大半,当下连忙陪笑道:
“吾与羊君相谈甚欢,一时喝多了些,竟是忘了沐浴,细君勿怪。”
一边说着,一边就忙不迭地就要转身出去。
“回来。”习英习却是叫住了他,略有皱眉地说道,“才刚喝完酒,哪有立刻去沐浴的道理?先把这醒酒汤喝了,缓上一缓。”
“喛,喛,好的,多谢细君。”
李衡连忙又屁颠地过去,接过习英习递过来的醒酒汤,一口气喝个干净。
习英习以世家女身份下嫁至今仍是庶人的李衡,虽说习英习家风不错,嫁夫随夫,并没有说看不起李衡之类,甚至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
但身世的巨大差距就摆在那里,李衡对自己这位细君总是存了一份敬畏和愧疚。
此时他喝了些酒,再加上羊衜带过来的消息,让他终于忍不住地要向自家细君显摆:
“细君可知,羊君此次过来,给吾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看到自家阿郎脸上的得意表情,习英习淡然一笑,戏谑道:
“总不至于是举荐阿郎为尚书郎吧?”
哪知李衡一听,顿时就瞪大了眼:
“细君在门外偷听了?”
看到李衡这个神情,习英习亦是愕然:
“那羊衜……还真举荐阿郎了?”
夫妇俩面面相觑半天,习英习率先反应过来,她皱了皱眉:
“此事不太对,若是那羊衜当真有心举荐阿郎,为何评价阿郎时不举荐?偏偏要等到现在才突然前来?”
李衡一听,顿时咳了一下,低声道:
“羊君确有一事,想要吾去做。”
习英习一听,目光凛然:“有危险?”
李衡再次愕然:“细君又是如何猜到的?”
习英习冷笑一声:
“这世间,哪有平白的好事?羊衜好歹也是太子宾客,不在东宫陪伴太子,却专门从建业赶过来,还是提着厚礼上门,只为见你区区庶人一面?”
“更别说是要举荐你为尚书郎,这其中要费多少人脉?汝可知晓?”
当年“暨艳之案”是由什么引发的?
不就是暨艳看不惯各署郎官,皆由豪门与权贵子弟把持,于是欲清刷吏治,考察官吏而起?
凭什么自家阿郎能与那些豪门权贵子弟平起平坐?
凭什么那些豪门权贵子弟愿意挤出一个位置让给阿郎?
话是实话,但就是太伤了人些。
李衡哑然,无言以对。
但习英习仍是没打算放过他,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与吾说说,羊衜究竟想让你去做什么?”
李衡低声道:
“朝中有奸佞小人吕壹,陷害忠良,羊君欲举荐吾为郎中,让吾在陛下面前直言吕壹之罪。”
习英习一听,顿时失声叫道:“吕壹?!”
前一段时间,江夏太守刁嘉入狱,差点丧命,听说可不就是吕壹所为?
武昌乃是江夏郡治,这个事情,早就在武昌传得沸沸扬扬,习英习又岂会不知?
但见习英习咬牙道:
“吕壹虽官小,但权势极大,又深得陛下所重,即便是上大将军亦对彼无可奈何,汝可想过后果?”
李衡苦笑道:
“吕壹之势,羊君早已与吾言明,吾又岂会不知?”
只见他看向习英习,面有坚毅之色:
“可是细君,当今天下战乱不休,这些年来,吾虽得数年安生之日,但谁知何日又被征入军中?”
“难道上阵之凶险,会比此事小么?”李衡说到这里,握住习英习的手,“况吾既为丈夫,又如何能让你跟吾吃苦一世?”
“细君初嫁入我李家,手掌细嫩,如今已是满是老茧矣!吾即便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妻子奋力一博。”
习英习听了,就是一愣。
自家阿郎一番话下来,竟是让她再没了往日的泼辣,甚至觉得眼眶有些许的潮热,她低了下头,咬了咬下唇:
“如此说来,阿郎心意已定?”
“正是。”
习英习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抬起头来,勉强一笑:
“阿郎既决定接受郎中一职,那就且听妾一言。”
“细君请说。”
只见习英习缓缓地说道:
“阿郎去了建业以后,定要先去见太子一面,然后再在陛下面前,直陈吕壹之罪。”
李衡一愣:“为何?”
“太子素来爱人好善,阿郎此去面陈吕壹之罪,凶多吉少,若是能得太子暗中庇佑,也能多一分存活之望。”
“即便……即便当真有所不幸,太子也会念及妾与阿郎所遗幼子,照拂一二……”
说到这里,习英习就再也说不下去,她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如泉涌而出。
一夜夫妻百日恩,更别说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夫妻?
看到自家细君这般模样,李衡心头一痛,不由地把她搂入怀里:
“细君放心,吾自会小心,定当平安归来!”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51章 豬隊友看書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白日衣衫尽,黄河入海流”之后,冯刺史搂着小妾,半躺在榻上,懒洋洋地问道:
“你离开南中这么久了,怎么现在还能想到南中的树能用来制蜡烛呢?”
一说起这个,原本萎靡不振的阿梅立刻精神一振:
“妾不是学了那个分离提纯法么?然后想起做蜂蜡的时候,正是用了书中所言的提纯之法。”
“所以妾特意取了一些蜂蜡融化后,再重新提纯了一遍,发现浮起的物质,有类脂,妾称之为蜡油。”
“再想起我们平日里的灯烛,不正是油脂?于是妾就怀疑,会不会只要是含有这类物质,皆可提纯,以供燃烧?”
呱啦呱啦……
大约就是想起自己在南中时,族人夜里没有灯烛,所以经常会拿折一种树枝来当火把。
那种树枝,表面多有类蜡油的东西,烧起来特别旺。
所以去年花鬘离开凉州时,特意跟花鬘说了,回到南中后,送些这等树枝树叶过来……
第一次虽然熬制提纯出一些蜡油,但数量太少,所以没有成功。
也幸好冯刺史知道搞科研就是在烧钱,所以平日里给阿梅实验室特批的钱粮,基本都是没有上限。
所以才有了后面让东风快递从南中继续运树枝树叶。
冯刺史听完,沉默良久,最后拍了拍阿梅光滑的后背,长叹一声:
“生错了时代啊!”
连对特定的物质进行命名都无师自通。
虽然认知还很笼统,但这是因为化学实验条件太过简陋所限。
若是在科学启蒙大发展的历史阶段,说不得就是居里夫人一类的人物。
阿梅不明所以,抬头茫然地看着冯刺史。
“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很厉害。”
“那也是男君教得好。”
“我教了那么多学生,能像你这般的,有几个?”
冯永不同意阿梅贬低自己的说法。
“就算是如魏容这般,比起你来,也要逊上一筹。”
不是说魏容天分不高,而是他的天赋不适合像阿梅这样搞科研。
因为他最擅长背记。
你要让他引经据典,他能给你讲得头头是道。
这一点,就连向朗也是赞不绝口。
但你要让他研究创新,他就远不如阿梅。
所以最适合他的,还真就是呆在学院里主持教学工作。
得到了冯刺史的肯定,阿梅满心地欢喜,在冯刺史的怀里缩了一下,轻声道:
“妾想求男君一事。”
“什么?”
“开春以后,妾想回南中一趟。”
“因为蜡烛?”
“嗯,提炼出蜡油的树,在凉州是没有的,让东风快递一直运过来,也不是个事,所以妾想回一趟南中。”
南中的树,估计是移不到凉州了。
而且就算是移到凉州,只怕也等不到它们长大。
还不如直接在南中那边建立一个蜡烛加工基地。
“是应该回去一趟,出来这么多年了,正好回去祭拜一下双亲。”
冯永沉吟一下,继续说道:
“你不是和皇后有交情吗?到了汉中后,先去见皇后,把这个事情跟皇后说一声,然后再去南中。”
当年张星彩保养身子备孕,阿梅帮了一些忙。
大汉皇后对冯家这个婢女,印象不是一般的深刻。
毕竟现在大汉工坊里所用的纺车,被唤作梅车,用来区别以往的老旧纺车。
再说了,蜡烛现在是奢侈品,而且还是贡品。
最重要的,是皇家早些年在南中设立了一个南中冶。
阿梅这些年跟在冯刺史身边,可以心无旁鹜地搞科研和学问,没有人敢轻易打扰他。
同时这种环境也造成了她不善处理世俗之事。
若是就这么放她去南中,倒不是担心会出什么大问题。
而是怕耽搁了她对批量生产蜡烛工艺的改善。
毕竟实验室里做出来是一回事,现实生产又是一回事。
反正贡品这个事,又绕不过皇家,还不如一开始就与皇家合作。
阿梅只管改进工艺,剩下的,就让南中冶去做。
所以这个事情,还是要先跟小四通个气。
果然是宫里有人好办事。
不过就是晚上可能要劳累些……
一念至此,冯刺史叹了一口气,对阿梅说道:
“今晚给我做份鹿茸汤。”
阿梅闻言,俏脸微红,低声“嗯”了一声。
建兴十二年的最后一个月,冯刺史几乎是每天数着手指头算日子。
当建兴十三年开春后,汉中终于送过来公文时,冯刺史这才跟着松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你好像很焦虑?原来是在等汉中的消息?”
大秘书拿着筛选过的公文,送到冯刺史面前。
看着他快速地浏览过后,全身突然放松了下来,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
冯刺史摆了摆手,“你不懂。”
赵老爷子今年冬日又病了一场。
听说连阿斗都亲自跑了南乡一趟去探望。
不过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虽然已经提不动枪了,但仍是顽强地活着。
如果说赵老爷子是第一个活过了他应有的寿命,那么现在诸葛老妖就是第二个。
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好消息。
“那你给我说个懂的。”
张小四从公文堆里拿出一份文书,递到冯永面前,“这孙十……嗯,孙权究竟是想做什么?”
只要有诸葛老妖在一天,大汉就不会有什么大风浪。
所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最大的事情,就是关于孙权用一大批珍宝,换了魏国一千匹战马的事情。
同时还有流言,说孙权这是想与魏国讲和,重新互通有无。
甚至诸葛老妖还收到一封信,正是孙权写给曹叡,准备称臣的信。
“这个事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真真假假,迷惑人眼罢了。”
冯永嗤笑一声,“孙权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这才关起门来称帝,他怎么可能会重新去了尊号,向曹叡称臣?”
别人不知,难道冯永还不知,孙大帝对这个皇帝之位,有多么渴望?
“我自是知道此乃魏贼之计,但孙权送曹叡珍宝,曹叡赠孙权战马,总不是假的吧?”
张星忆有些气鼓鼓地坐到冯永身边,“吴人素来无信,我怕的是孙权又想耍什么花样。”
“吴人一向是首鼠两端,孙权做什么都不奇怪。”
冯永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淡然道,“在我看来,此不过是吴人又欲占便宜罢了。”
没有记错的话,原历史上,吴国得知诸葛老妖死的消息,立刻就向巴丘增兵一万。
巴丘者,即除南郡之外,吴国在荆州的另一个屯重兵之处。
往南可威慑蛮夷,往北可增援南郡,往西……则可顺流而上,直达永安。
所以在最敏感的时候,吴国增兵巴丘之举,不言而喻。
季汉得知这个消息,也立刻向永安增兵,加强防守。
待季汉向吴国派出使者时,孙权居然还倒打一耙,诘问道:
“东之与西,譬犹一家,而闻西更增白帝之守,何也?”
幸好当时的使者宗预也是个会说的,当场就回答道:
“臣以为东益巴丘之戍,西增白帝之守,皆事势宜然,俱不足以相问也。”
你还知道东西亲如一家?
那为什么要增兵巴丘呢?
由此可见,即便是汉吴两国誓盟,其内心深处,亦是各有打算。
一念至此,冯永看着张星忆生气的小模样,不禁笑道:
“以前我不是与你说过么?两朝之间,何来长久之盟?不过利益使然罢了。”
张星忆撇撇嘴:
“明白是一回事,但心里膈应又是一回事。”
“有什么好膈应的?孙权偷袭荆州之后,大汉就应当明白,彼实乃无信小人罢了。”
张星忆瞥了冯永一眼,幽幽道:
“我担心的是,孙权与魏国的这番举动,说不定还存了别的心思。”
“嗯?”冯永眉头一挑,坐直了身子,看向张诸葛,“四娘还有什么想法?”
“你想啊,”张星忆下意识地就把手指头放到嘴里啃,“孙权为了得到那一千匹战马,甚至愿意拿珍宝去跟敌国换。”
“那大汉还是吴国的盟国呢,若是他再派出使者,带着珍宝出使大汉,欲向大汉交换战马,大汉是换还是不换?”
冯永一听,差点就蹦了起来:
“我哪来多余的战马给他?”
大汉现在的产马区,一是陇右,二是凉州。
只是陇右是最早被大汉收复的地区,这些年来,战马早就被搜刮个干净。
然后萧关那一场大战,损失战马不计其数。
更别说现在陇右所产马匹,基本都是供应汉中大军,特别是皇家重新组建的南北军。
所以孙权真想要跟大汉交易战马,除了凉州出这些马,还能是哪?
“不给!”冯刺史胀红了脸,“吴人最是贪婪,又无信义,我决不会把战马给他们。”
冯刺史为了关中大战,满世界搜罗战马。
战马越多,关中大战就越有把握。
一听到孙十万想要黑自己的战马,这和挖他的心头肉有什么区别?
所以冯刺史哪有不怒的道理?
“给不给,是你说了算么?”
张星忆白了他一眼。
冯刺史语塞,过了好一会,这才强自辩解道:
“这骑兵又不是有了战马就能立刻成军的,吴人本就不善陆战,真要把战马给他们,到时候怕是要全送到魏贼手里。”
毕竟合肥战神孙十万,岂是浪得虚名?
张大秘书一针见血地指出:“孙权可不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他何致于屡次交好辽东?”
“说不定他是觉得,正是因为吴人没有骑军,所以在陆上才打不过魏贼,攻不下合肥。”
“这……这……”冯刺史目瞪口呆,巧言令色的他,竟是无法反驳,最后不禁恨恨道,“曹!魏贼此计,好生狠毒!”
挑拨汉吴关系只是其一。
这一千匹战马,说少,那真不算太少,但你要说多,但又不够吴国组建起一支像样的骑军。
毕竟孙十万啊,一千骑对于交战的十万大军来说,真的造不成太大的影响。
除非吴国也有一个冯鬼王。
所以为了不浪费这一千匹战马,吴国自然就想要凑更多的战马。
魏国不给,那就找大汉要呗!
谁叫大汉有凉州和陇右呢?
大汉不给说不过去,只会令两国徒生嫌隙,正是中了魏国的离间之计。
但要说给吧……
大汉自己的骑军怎么办?
此举只会拖延大汉出兵关中,让魏国有更多的时间来做准备。
更重要的是,魏国居天下之正,时间越久,它就能越快地恢复元气。
当然,说不定曹叡是真的觉得吴人陆战不足为惧。
先给一千做定金,最后连带吴国从大汉手里拿到的战马都全部夺走……
冯刺史和张小四商量到这里,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设此计者,何人也?莫不成曹叡之智,竟绝伦至此耶?”
张小四花容微有失色,喃喃地问了一句。
“曹叡之智若是能如此,那他现在就不会束手于世家。”
冯永面色阴沉,“我估计是司马懿之计。”
此计又阴又毒,像极了司马家篡魏时的作风。
“魏国虽有能人,但能出此等计者,除了司马懿,我实是想不出尚有何人。”
魏国人才虽多,除了有司马懿满宠郭淮这些老臣。
中青代表有镇守荆州的毌(guan,四声)丘俭,以及扬州刺史王凌等。
但这么多臣子中,能有这等战略全局观,同时又能认清汉魏吴三国之间微妙关系的人,以前可能有很多。
比如贾诩、荀彧、荀攸、程昱等等。
但这些帮曹操打天下的老臣都已经不在了。
唯一剩下的,也就是司马懿。
张小四闻言,花容越发失色。
冯鬼王这些年来,也算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她跟随在他身边,出谋划策,经营后方,只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识了天下英雄为何样。
没想到如今对上司马懿,却是让她骤然觉得自己眼皮浅了: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孙权能认清现实,莫真是以为自己有了骑军就能打得过魏贼……”
冯刺史苦笑:“孙十万……唉!”
越不希望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事情就越有可能发生。
汉中很快又传来了消息,吴国派出使者,欲向大汉求马。
不多,三千匹……
冯刺史得闻吴国要求的马匹数目,当场就掀了桌子,大骂道:
“我俏丽吗?我俏丽吗!”
老子用三千骑就凿穿了魏贼十万大军的营地,你跟我说三千不多?
我敲里妈!

火熱都市小说 蜀漢之莊稼漢討論-第0950 新東西相伴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在凉州这个地界,如果说冯刺史想要见哪个部族的头人。
别说是下雪,就是天上下刀子,那个头人爬也会想办法爬过来。
得知要被冯郎君接见,小部族的头人已经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
他不顾地面上的厚雪,卑微地把身子匍匐下去:
“小人见过冯郎君。”
“嗯,起来吧。”
冯永对这种大礼早就见怪不怪。
毕竟冯郎君的威名太盛,胡人不行此大礼不足以表达他们心中的仰慕之情。
冯刺史表示可以理解。
一旁的双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雪撬上,嘴里“驾驾驾”地叫个不停。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冯刺史一边帮忙把雪撬套到鹿的身上,一边问道:
“我听说,你的部族也会用鹿拉车?”
“是,小人在大鲜卑山的时候,族里在冬日里想要迁徙,多是用鹿车。”
冯永示意仆妇跟着上车,看护好双双。
鹿车在双双一连串的“驾驾”声中,开始轻快地向前滑去。
冯刺史这才转过身来:
“你们部族的车,比现在这鹿车大小如何?”
“回大人,大上许多,因为我们族里的车,不但是用来拉人,也用来拉各种东西。”
“所以自是要大上许多,不像是这种车,仅是用来拉人玩耍……”
话还没说完,站在一旁的秃发阗立就大喝一声:“大胆!”
敢指点冯君侯做出来的鹿车?
活腻了?
冯永摆了摆手,示意秃发阗立不要吓唬他。
然后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你觉得,若是用这种鹿来拉车,可行否?”
说着,他指了指前方快要消失不见的鹿车。
“回大人,绝不可行!”小部族的头人摇了摇头,“不瞒大人说,大鲜卑山那边,其实也有这种鹿。”
“但最适合拉车迁徙的,还是只有小人带过来的这种鹿。”
“因为小人这种鹿,不但力大耐久,而且温驯听话,即便是在雪夜,它都能看得清道路。”
“小人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用其他的鹿来拉车,但都没有小人的鹿好使。”
冯永点了点头,一听这话知道对方在这方面确实是有真材实料的。
他这才问道:
“你叫什么?”
“回大人,小人乃是索回部的索伦。”
“索回部?”
“正是。”
冯永沉吟一下,然后问道:
“索伦,若是我划出一块地,让你养出能在雪地里拉车的鹿,你有几分把握?”
索伦露出为难之色:
“不敢瞒大人,小人部族这种鹿,本是产于大鲜卑山,小人自离开大鲜卑山后,在大漠上不是没想过寻一些新鹿。”
“只是这么些年来,小人从未在大漠见过能用于拉车的鹿,所以就凭小人族里这十几头,怕是……”
“你的部族会养鹿对吧?”
“正是。”
“那我只让你养鹿呢?不管会不会拉车,我只要养鹿,你能胜任否?”
“若是他事,小人自不敢说,但养鹿这一事,小人定不会令大人失望。”
索伦精神一振,连忙大声说道。
“好,我再问你,你的部族还有几头公鹿,几头母鹿?”
“回大人,十一头公鹿,七头母鹿。”
冯永刚想问为什么是公鹿多而母鹿少,不过想起它们的作用,很快就明了。
公鹿的体力一般都会比母鹿大,再加上索回部迁徙了这么远,中间的母鹿一旦怀孕生仔,就意味着体力大减。
生病和死去的概率也要大上许多。
“你的部族那些鹿,我全买下了。”
冯刺史大气地说道,“后面你的部族所要做的,就是做好养鹿准备,还有,如果养出了可以拉车的鹿,你们还要帮我驯鹿。”
“大人所令,小人无不遵守。”
索伦又匍匐下去,恭敬地说道。
这是一个很有眼色,也很会做事的人物。
虽然看起来有些投机,但冯刺史对此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那十一头公鹿能不能成为合格的种鹿。
冯刺史当然知道鄂温克族和圣诞老人用来拉车的鹿是驯鹿。
但现在是在凉州嘛,纯种的驯鹿暂时是没有办法得到了。
但用公驯鹿和凉州所产的鹿,可以尝试杂交一下。
说不得会有什么惊喜?
这种事情,从医学生成功转型兽医,然后又成为养殖专家的周炉很有经验。
现在凉州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骡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撸什么不是撸?
反正都是牲畜,多撸一种牲畜,说不定还能更好地增加经验不是?
远处传来了双双的欢笑声,鹿车拐了一个大弯,又转回来了。
冯永微微一笑,对着索伦说道:
“你去,让你的鹿拉车给我看看。”
“诺。”
这一次出城陪女儿玩耍,收获颇丰。
父女俩高高兴兴地回到府上时,冯家大妇正在后院的前庭练武。
但见关大将军身着劲装,手执长戟,身手矫健,一起一落,柔里带刚,似苍鹰翱翔太空。
忽儿又耸肩缩颈,如虎跃丛林,仿佛要扑食奔突在地上的走兽,真是又美又带劲!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杀气太重。
冯刺史隔得远远得,仍是觉得寒意逼人。
双双一看到自家阿母这架势,忙不迭地躲到大人后面。
虽然不知道自家细君为何会在这种地方练武,但冯刺史觉得还是先带女儿溜走为佳。
哪知他才刚一挪动步子,耳边风声骤起!
“细君饶命!”
冯刺史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闭上眼下意识地就是大叫。
“哼!”
一声清冷的冷哼,戟尖擦面而过。
“你们两人,哪去了?”
关将军拄戟而立,凤眸扫过父女俩,冷声问道。
“出城。”
“出城何为?”
“去,去试了一件军中之物。”
关将军一听,粉面煞气再起:
昨日才说过,不许再纵容女儿,哪知今日就敢置若罔闻!
若是再不好好收拾此人一番,女儿以后怕是要被他带歪了!
“细君,是真的,是真的,没骗你!”
冯刺史一看关姬手头欲动,连忙叫道:“你且听我解释一番。”
“不听!巧言令色!”
“鹿,鹿!昨天的鹿你忘了?”
冯刺史护着女儿一边向后退去,一边连连说道。
此言一出,关将军这才有些疑惑地停下:
“什么鹿?”
“就是我说那个有些奇怪的鹿头。以前的鹿车不好用,是因为拉车的鹿不对。今日我又寻得了一种鹿,最是适合在雪地里拉车!”
看到此人神色不似说谎,关姬仍是有些怀疑地问道:“当真?”
这些年来,军中每年都会有冬日作训。
唯一没有解决的,就是冬日里如何快速行军的问题。
没办法,用惯了冯某人练出来的精兵,谁还愿意去用那些旧式军伍?
而冯某人麾下精兵,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是极强的底层组织能力;二是恐怖的长途奔袭能力。
如今唯一能限制住这支精兵的,也就是冬日里的行军不便。
若是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指挥一支有能力全天候作战的军伍,这种每个将军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就不再是梦。
“自然是真的。”
能交流就好,愿意交流就是好事。
冯刺史见缝插针,小心翼翼地上前,从细君手里接过长戟,扔到一旁,这才松了一口气:
“若是细君不信,过几日细君与我出城一观便知。”
关将军凤眼一挑,“为何是过几日?明日不行?”
“明日来不及,我还要让阿梅对那雪撬车做一些改动。”
关姬上下打量了一下冯刺史,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他。
“只是你去试军中之物,为何还要带着女儿?”
“这……这不是为了女承母业么?”
“呸!”
关将军脸上竟是难得微微一红,然后对着双双说道,“过来!今天的女红还没学,就敢跑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喛喛喛!细君,细君且听我一言。”
冯刺史如何会舍得女儿受罚,连忙阻拦道:
“我冯家的女儿,想要什么样的女红得不到?天下衣物,以我冯家为尚。”
“与其让女儿亲自学女红,还不如让她跟着慕娘学如何设计衣物。”
“还有学问呢?谁都知道阿郎学问天下无双,这冯家女儿,若是连学问都不好好学,以后不被人笑话了去!”
“这个倒是个问题,不过这不是还有阿梅么?以后让她跟着阿梅多学一点,那就差不多了……”
关姬冷笑一声:
“让她跟阿梅学,还不如跟妾学呢!阿梅那性子,能管得住她?看什么看,还不过来?”
最后一句是对双双说的。
双双怯生生地看了一眼大人。
冯刺史咳了一声,当作没看见。
女儿,如今之计,你最好还是快点长大,以我们冯家父女合力,将来定能打败这个外姓的!
不过目前,只能暂且先苟且偷生。
双双没有得到大人的回应,只得挪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地蹭过去,如同蜗牛蠕动。
关姬踏步上前,直接就把她拎过来,甩了一句:
“说起阿梅,她似乎做出了新东西,你且去看看。”
然后就把女儿提溜走了。
双双不敢吭气,更不敢挣扎,只敢怀着最后的希望回过头看了一眼大人。
哪知大人根本没有上前来救她的意思,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阿母提走了……
不讲一点义气!
不讲义气冯刺史当然猜不出自家女儿对他的埋怨。
他得了关姬的话,转身就去了阿梅的小院。
阿梅闻得他前来,连忙出门迎接,脸上带着笑容:“男君!”
“嗯,听说你又做出新鲜玩意了?正好,我也有个东西让你做。”
“男君要我做什么东西?”
“先不急,先说说你做出什么了?”
阿梅一听,脸上就掩不住笑容,她转身把门关上,同时又把窗户的帘子拉上。
屋子一下子就变得暗了下来。
冯刺史吃了一惊,然后就是神领意会地嘿嘿一笑,想不到这丫头,居然也这么大胆了?
当下便宽衣解带,前头在关大将军面前服了软,现在就在要小妾面前一展雄风!
“啪啪啪……”
阿梅用火石打了火,点上灯烛,然后就看到已经把衣服脱了一半的冯刺史。
她不禁失声惊问:
“男君这是作甚?”
“啊?”冯刺史心头一跳,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你又是在做甚?”
“妾做出了一种新蜡烛,想让男君看看……”
冯刺史脸上露出深思之色,沉吟道:“你是让我看你做出的新蜡烛?”
“是。”
已经把上身衣裳脱了一半的冯刺史,面不改色,徐徐地把衣裳拉回身上:
“我只是门窗关得太紧,有点闷热,所以想脱掉一些衣物。”
“哦。”阿梅也不知当信还是不当信,有些呐呐地说道,“那……那男君若是觉得闷热,为何又穿回去……”
“脱到一半,觉得有点冷。”
阿梅:……
“不是说要给我看看蜡烛么?”
“哦,哦,对,男君且看。”
远远看去,这支点着的蜡烛似乎与以往的蜡烛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拿得近了,这才发现,蜡烛不但细了许多,而且颜色也不太一样。
“吾记得,蜡烛不是黄色的么?这支怎么比较白?”
这个时代,制作蜡烛的原材料,基本上都是蜂蜡。
蜂蜡比较软,所以蜡烛要做得又粗又大,颜色基本都是黄色。
现在眼前这支,不但细得多,而且颜色也不对。
阿梅兴奋地连连点头:
“对,男君说得极是,这蜡烛,非是蜂蜡所制,故与往日的蜂蜡大不一样。”
冯永闻言,顿时大吃了一惊:
“你找到制作蜡烛的其它材料了?”
“找到了。是一种树,长于南中的树。”
冯永脱口而出地说道:“南中居然还有这等神树?”
还是那句话,这年头的蜡烛,都是用蜂蜡制作。
可世间哪寻得那么多蜂蜡?
所以在两汉时代,能被宫里赐给蜡烛的,基本都是王候之家。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句“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按历史上,石倒霉的儿子石崇,就是用蜡烛来跟别人斗富。
可见其珍贵程度。
更别说现在的蜡烛,以冯府这等富豪人家都用不起,因为蜂蜡都被用来制作蜡纸了。
现在冯刺史的小妾忽然告诉他,南中有一种树,可以用来制作蜡烛。
好文筆的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50 新東西閲讀
简直吊爆了!
不但那种树吊,眼前这位来自南中的小妾更吊!
“宝贝啊,我的好宝贝啊!”
冯刺史把蜡烛小心地放到桌上,然后激动地抱起阿梅,迫不及待地向榻上走去。
“男君……”阿梅惊慌地叫道,“还是白日……”
“不白日!生个孩子,继承你的基因,那就不算白日!”
阿梅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生个孩子”肯定是听懂了,立刻脸如火烧:
“可是……”
“别说话,快帮我脱衣。”
所以刚才为什么要穿回去,真是麻烦!

超棒的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甲青-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相伴

Published / by Homer Awe-Inspiring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建兴十一年,魏国北败轲比能数万精骑,南退孙权十万大军,终于展示了一回中原霸主的气概。
辽东公孙渊主动斩吴国使臣,正式承认自己乃是魏臣,又为魏国的武功锦上添花。
再加上建兴十年,田豫于成山斩杀周贺,满宠于庐江逼退陆逊。
蜀人这两年也很识趣,一直按兵不动,没有给大魏添堵。
曹叡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相比于曹叡的轻松,冯刺史则是有些骂骂咧咧,“这是专门给人添堵的吧?都开春了,怎么下雪呢!”
前年白灾,第二年一开春,居延泽就闹了春涝。
不过当时居延泽并没有回到大汉手里,所以除了费点力气,堵住胡人南下的口子,问题倒是不算太大。
去年少雪,要不是冯刺史地理学得还不错,知道河西走廊主要是以冰雪融水补给为主。
所以从一开始主政凉州以来,以考课的名义,大搞水利工程,恐怕又要来一场春旱。
今年倒是正常,可是开春后又返寒,居然下起雪来。
想起历史上的几次小冰河期,冯刺史就很怀疑,莫不成老天是个娘们?
要不然怎么每隔几百年脾气突然就变得特别暴躁,寒暑旱涝不定。
“倒春寒啊!”
张大秘书也是皱起了眉头,还伸手接了一下飘飘扬扬的雪粒。
雪虽然不大,但影响很恶劣。
恶劣到有可能会导致凉州的春耕出现问题。
“到了鹯阴以后,先保证好豆类。”
冯刺史站在刺史府门外,对着即将离去的李许氏说道:
“口粮不用担心,战马吃的豆类,那才是最紧要的。”
许李氏这些年来,一直力主必须要维持一定的竽头种植量,以作备荒粮。
以前在蜀地还不觉得,现在到了凉州,这才发现,这个决定简直是英明得不能再英明。
正是因为这些备荒粮,冯君侯不论是遇到陇右干旱,还是凉州白灾。
亦或是老天娘不爽的其他情况,他都有底气带领着底下的百姓挺下去。
当然,种植竽头也是有代价的。
那就是需要大量的水肥。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txt-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讀書
也就是有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再加上养殖业的兴起,有了大量的农家肥。
李许氏才能种出足够的备荒粮。
听到冯刺史的话,李许氏连忙低头应了声“诺。”
鹯阴县,就在大河边上。
冯刺史当护羌校尉的时候,从祖厉县到颤阴县这一带,算是汉魏边境,同时又是胡人聚集之地。
冯校尉当时一共规划了开建数十万亩,引大河水灌溉。
这两地一直以来都是归凉州管辖,冯刺史主政凉州的第一年,又在那里安置了不少因为白灾而无处可去的灾民。
再加上凉州大量牲畜的支持,现在那里的良田已经扩大到了一百多万亩,乃是凉州刺史府军中战马所食豆类的主要供应基地。
至于蜀地的豆类,自然是供应汉中和陇右的军中。
因为大汉军中现在有大量的牲畜当运力,对豆类的需求极为庞大。
大汉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抠搜模样了。
抛去体量不说,只按发展水平来讲,比起魏吴二国来,大汉简直就是暴发户。
没办法,谁叫大汉出了一个老妖和一个鬼王?
大汉境内的世家豪族,要么被整得服首贴耳,要么被钱砸得服首贴耳。
因为膨胀的经济扩张,让不管是朝廷还是那些新兴封建资本集团,都有迫切的动力,去释放劳动力。
别说是隐藏人口,就是女人,资本怪兽都想着办法把她们拉来干活。
呆在深闺,不便抛头露面?
不存在的!
妇人藏在家里,那工坊里的织工谁来当?
没人当织工,那老子怎么赚钱?
单单以南中那边为例,生僚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一百五十缗,还是有价无市。
多少夷人渠帅摇身一变,就成了甘蔗种植园地主,赶着自己的族人去种甘蔗。
造反作乱能有上甘蔗甜么?
前年刘胄的作乱,算是把南中最后一点能掀起风浪的夷人都送到了大汉手里当劳力。
大汉对南中的掌控力,已经到了空前水平。
拿下了凉州之后,大汉的在册人口,已经足有两百三十万。
除了世家放出来的人口,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编造入册的夷人和胡人。
再加上这十来年因为大汉没有饥荒之忧,所以有了一波小婴儿潮。
相比于十年前的百来万,大汉现在的人口翻了一番还多三成,这不是暴发户是什么?
所以不少人觉得,羊毛草场甘蔗,当真是好东西啊!
就连张大秘书都认为,羊毛乃是安抚世家的手段,草场则是控制胡人的利器。
她看到冯刺史就只是吩咐了“注意豆类”这么一句,于是连忙补充道:
“除了豆类,还要注意草料,草场那边的草料,可不敢耽搁了,那些牲畜,可是比人还要精贵!”
此话一出,让冯刺史不禁对此女侧目以视。
看看,看看!
这就叫毫不掩饰的资本家丑恶嘴脸!
张大秘书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错误。
感觉到冯刺史的异样眼光,她有些莫名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还以为自己身上哪里不对。
就在这时,只听得关大将军接口道:
“没错,今年凉州的粮食想要自足,可就少不了那些牲畜呢!”
哦,这样啊……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笔趣-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看書
冯刺史的目光立刻换成了钦佩,还是关大将军有格局。
想了想,养殖业没有发展壮大之前,家里有一两头牛的人家,那可是村霸。
精品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甲青-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家里真有一头牛的话,平常年份可以不让家里人挨饿。
遇到饥荒年份,也可以比别家要坚持得更久。
所以牲畜确实是比人精贵……
重新认识了这一点,冯刺史连连点头,对站在李许氏身边的李同说道:
“到了那边,若是发现有人不守规矩,只管拿出你的身份来。”
李同现在已经算是大汉的养蜂大王。
大汉上层人家,最顶级的甜品,不是红糖,而是蜂蜜。
冯刺史看重的当然不是蜂蜜。
毕竟他又不喜欢钱。
他看重的是蜂蜡。
这才是养蜂最重要的产出。
蜡纸关系到学堂的考试,更重要的,是关系到军中思想教育的宣传,马虎不得。
冯刺史允许李同利用自己的身份来行事,也算是对他的功劳的肯定。
只是李同听到冯刺史的这个话,却是一怔。
我的身份?我能有什么身份?
他下意识地就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冯刺史的身后。
但见自己的阿姊脸上微有红晕,眼波隐含羞媚。
然后李同一下子就懂了,心里五味杂陈。
冯鬼王的小舅子……很光荣吗?
更何况还是个妾室。
心里这么想着,李同于是恭恭敬敬地应了诺。
“行路不易,小心一些,到了那边,莫要有负君侯所托。”
看到男君女君都讲完话了,李慕这才站出来,对着自己的亲弟弟和弟妇道别。
把弟妇派到鹯阴那边查看春耕,足以表明君侯对此事的看重。
虽然李慕不懂军中之事,也从来不过问军中之事。
但身在刺史府上,有些事情她也是隐约知道一些的。
鹯阴那边,兴汉会控制下的耕地,以前还种有一部分粮食。
今年要全部改成种豆类。
原因也很简单。
今年刺史府要正式大规模重建骑军。
这些事情,李慕自然不好跟李同夫妇明说,但可以暗中提点一下:
“方才男君也说了,若是有人不守规矩,你们也不要怕事。这次可是君侯派你们前去办事,代表着是君侯的脸面呢。”
说着,她看了一眼冯刺史和关大将军。
关大将军神色如常,似乎没觉得她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倒是冯刺史,觉察到李慕的目光,转头看了她一眼,甚至还带着些许赞许的笑容。
兴汉会现在不但在经济上成了庞然大物。
而且随着冯刺史成为大汉的一方大佬,它的政治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赵二哈进化成了赵三千。
李遗入了丞相府当参军。
王训任越巂太守,政绩年年都是上等。
李球先是任金城太守,现在又入凉州刺史府军中独领一营。
黄崇所在的南乡就更不用说,影响着大汉的大宗物资价格。
其他与兴汉会有关的人物,如王平、柳隐、张嶷、句扶等等,要么是一方太守,要么是镇守重关。
但俗话说得好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虽说只要有冯会首这个带头大哥在,底下的小弟就没人敢乱蹦。
但小弟们的手底下,也是有很多人要靠着他们吃饭的。
小弟的小弟,又不是冯带头大哥的小弟。
好文筆的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討論-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分享
更别说具体到个人利益方面,肯定会有分歧。
兴汉会又不是什么精密机器,这么些年下来,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些老油子。
到时候真要有哪个不长眼的,觉得自己身后靠着兴汉会,或者觉得自己有能力给兴汉会内部传个话,所以想要耍耍特权啥的。
冯刺史给李同夫妇那句“拿出你们的身份来”,就是给他们背书。
李同得到自家阿姊的肯定,连忙又连声应了下来。
“时候不早了,启程吧。”
这种天气不适合骑马,李同和李许氏同坐一辆马车赶路。
两人上车后,随从里有人又给马车轮子上了油,马车这才吱吱呀呀地上路。
建兴十二年的开春,冯刺史送走了李同夫妇。
又要操心完凉州倒春寒可能导致影响春耕的问题。
偏偏在这个时候,北边的胡人又传来了一个消息。
而且这个消息还是赵广带过来的。
准备地说,是赵广拉着石苞上门。
“兄长,兄长,小弟的战马,有好消息了!”
这一日,赵广拉着石苞直闯刺史府,连连叫嚷。
声音之大,连关姬都跑了出来,看到还有外人在场,这才收敛了神色,从容地打完招呼,然后对着冯刺史连使几个眼色才下去。
冯刺史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毕竟军中这一块,可是关大将军的地盘。
凉州经过两年的经营,已经算是稳定下来了。
所以今年刺史府要正式扩军。
骑军是重中之重。
骑兵好找,但合格的战马难找。
如今听到赵广有战马的消息,关大将军可能不关心?
冯刺史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你到哪寻得这般多的战马?”
当大佬也不容易啊,这些日子一直在外头巡视,就是为了表现出对春耕的重视。
好不容易休沐一日,赵三千这个没有眼色的,还上门找事。
“轲比能啊兄长,是轲比能!”
赵广仍是一脸的兴奋。
冯刺史顿时一惊:你个二哈到底能有多撒欢,连轲比能都能遇到?
想到这里,冯刺史连忙坐正了身子:
“轲比能?他被魏贼打败后,不是逃到漠北去了吗?你们是怎么和他联系上的?”
赵广一把把石苞推出来:
“这个事情,还要让仲容来说。”
好的,要不是你是我亲弟弟,我就把你当场打死!
你不知道你瞎嚷嚷什么?
冯永的目光落到石苞的身上。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
石苞咳了一声:
“君侯,是这样的,轲比能原本的势力不是到了九原故地嘛,以前呢,胡薄居姿职不是也在九原故地那里放牧吗……”
冯刺史没心情听他废话,没好气地说道:“说重点!”
“是是!是这样的,轲比能找上了胡薄居姿职的阏氏,说是想要欲与大汉联手抗魏。”
然后胡薄居姿职的阏氏找了你?
冯刺史看了一眼石苞,又看了一赵广。
特么的,就凭你们两人的绝世容颜,放在后世,真要出道的话,不知要吸多少CP粉。
可惜的是这两人,一个是人型二哈,一个是饥不择食。
带头大哥突然觉得心好累!
不过饥不择食也有饥不择食的好处,就像现在,凉州北边是西部鲜卑的地盘,轲比能过不来,但居然能通过石苞的姘头传话。
冯刺史只能尽量往好的方向想,他敲了敲桌子,沉吟着问道:
“轲比能许了什么好处?”
石苞面露敬佩之色:
“君侯果然是深有谋略,竟知轲比能会给君侯许好处。”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两根手指头:
“轲比能说了,只要大汉愿意帮他,他愿意向大汉进贡两千匹上好的战马,同时还能拿出两万头牛羊,与大汉交换粮食毛料。”
听到这个话,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冯刺史,眉头亦是一挑!
好大手笔!
凉州不缺马。
但是上好的战马是永远不够的。
赵广在一旁喜孜孜地接口道:
“兄长,这等天大好事,我等岂能放过?当年秃发部遇到兄长,现在都成了兄长的门下走狗。”
“那轲比能,可不比秃发部肥多了?不榨他个百八十斤油出来,兄长这名头,岂不是白叫了?”
冯刺史闻言,顿时大怒!
你他妈的,会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你能不能憋着?
他操起桌上的茶杯就砸过去,骂道:
“什么叫我的名头?我的名头怎么啦!本君侯在凉州的名声有什么问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